相关文章

合肥坠机事件调查:驾驶员用开车的技术开飞机

来源网址:

蓝天搜救队下水进行打捞工作

搜救队打捞出直升机残骸。

遇难者家属在大坝上等消息

据合肥晚报报道 3月20日傍晚5:45一架小型民用直升机飞至董铺水库上方时忽然坠机。机上一人获救一人失联(本报曾报道)。经过两天两夜的搜寻,3月22日中午12点多,飞机残骸被蓝天救援队打捞上来。当天下午5:40,王某的遗体也被打捞上岸。

打捞

打捞工作顺利完成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董铺水库时,来自阜阳的蓝天救援队已经赶赴现场开始搜救工作。水面上,四艘救援船停在同一个位置准备打捞, “飞机残骸的位置大概已经确定,我们已派专人下水确认。”现场,一名蓝天救援队员介绍说。

上午10点多,湖面上的救援人员传来好消息,飞机残骸找到了。紧接着船上所有救援人员同时拉起两根绳索。同时,三艘冲锋舟朝着岸边行驶,船速非常慢。他们正拉着飞机残骸朝岸边拖移。

中午12:10,三艘船到达岸边,岸上10多名消防官兵从船上救援人员手中接过绳索合力将飞机残骸拉上了岸,之后被早已守在岸边的一辆拖车运走。

记者看到被打捞上来的飞机并不大,它的两个门都已经掉了,螺旋桨也全部断裂,机舱的玻璃也几乎全部破碎,整个尾翼不见了踪影。

失联王某遗体被找到

飞机残骸被打捞上来后,更让大家所关注的是失联者王某的下落,根据前两天相关部门的推测,王某或许被挂在了飞机上。然而,经过救援人员的反复核查后,飞机内外都没有王某的任何下落。

救援人员不敢怠慢,简单地吃完午餐后又开始继续打捞。一直到当天下午5:40,湖中心的船上再次传来消息,失联的王某被发现了。很快,王某的遗体被带到了岸边。

记者看到,被打捞上的王某上身穿紫色外套,下身穿牛仔裤和一双白色运动鞋。经120急救医生诊断,王某已经死亡。15分钟后,殡仪馆车辆赶到,将王某遗体运走。截至此时,所有打捞工作完成,蓝天救援队也将连夜离开合肥。

救援

蓝天救援队连夜来助阵

经过两天两夜的打捞,从冲锋舟到蛙人再到蓝天救援队才将失事飞机和遇难的王某找到。是怎样一支队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迅速找到失事飞机和遇难者的?他们是否采用了什么高科技呢?记者现场采访了蓝天救援队阜阳分队的队长陶克勇。据了解,他们此次是通过声呐设备才最终确定了打捞的具体位置。

据他介绍,21日,在得知合肥发生坠机事故后,安徽蓝天救援队主动请缨。在此之前,他们刚刚在武汉参与打捞尸体,得知消息后,他们没有休息立刻赶赴合肥。在往合肥赶之前,“老仔”用队里的一套打捞装备,跟山东蓝天换了一台专业声呐设备。他介绍,此前他们曾打捞过船只、汽车等,知道声呐设备是个好东西。

到达现场后,对地形和当时事故过程了解后,便马不停蹄下水搜集信息。“我们到了就开始干,第一天晚上一直搜寻到凌晨4点,5点就又起来了。”救援队成员介绍,而此前他们在武汉亦是连夜搜救,2天睡觉不足4小时。

21日晚上,救援队员就开始不停作业,一直忙到昨日凌晨3点多钟,却没有找到疑似飞机的位置。凌晨3点45分,救援队员上了岸,做了短暂休整。昨日6时,第二次搜索再次展开。开始前,救援队员们开了一个碰面会,决定对搜索范围做一次调整,转移到湖心岛的西南侧。这一次,他们很快就有了重大发现,“6点20分开始探测,7点半不到就探测到了大概的位置。”顿时,队员们很兴奋。大家赶紧上岸吃饭,稍作休息后,8点多钟又投入战斗。到了9时许,疑似飞机坠落的地点基本确定。

自费参与救援声呐帮了大忙

22日一大早,打捞工作继续进行。上午9点左右,通过声呐系统检查发现,在湖心岛西南侧有可疑物体。陶克勇潜水寻找发现“果然是飞机残骸”。陶克勇说,飞机掉落的水域深度约8.3米,距离湖心岛西南300米远。而王某的遗体最终被发现的位置就在飞机残骸附近30米远处。

陶克勇是阜阳蓝天救援队的队长助理,同时也是队里专业的蛙人,昨日上午,正是他下水确认飞机位置,以及将飞机用绳索固定。

“我们有规定,不接受赞助,救援也不收费。”救援队成员说,之所以成立6年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就是因为他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而安徽蓝天救援包含了各行各业的人员,他们没任务时各干各的工作,一旦遇到救援,就紧急集结。

调查

藏身公园内的停机坪未审批

记者经多番打听,在董铺水库东侧找到了该架失事飞机曾经停放的地方。在森林公园青松路与林湖路交口西北角处一个高坡上一道400多米长的飞机跑道南北纵横划开,贴着跑道的是三个同等大小的停机坪,均铺设了碧绿的草坪,高坡南侧还有测方向的旗杆。

高坡朝西走,又是一道铁丝网,里面是一个占地20多亩的“航空俱乐部”。“放飞梦想,承载未来”的宣传语直接写在地上。6栋大小不等的木屋在俱乐部里面,此外,这里还有一个崭新的大型泳池,几乎所有外墙上面都画满了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飞机,有的屋内还零散地放了一些飞机航模。里面均铺设了水泥地,铁丝网外则是茂密的树林。

记者从合肥市规划局官网公布的合肥城市森林公园控制性详细规划上看到,该地块应该属于森林公园的范围之内。而森林公园规划的项目建设内容里,就曾经有过体育健身、生态旅游、休闲娱乐等项目。该局工作人员也表示,至于该块地是否为违法违规用地,需要进一步核实,看飞行俱乐部是否拥有该地的使用权,且在土地开发建设中有无违背当初规划初衷。

原本规划为公园的地块内怎么会出现飞行俱乐部?昨日,庐阳区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庐阳区与大杨镇已着手调查并起草了初步调查报告,待材料组织完成,将上报合肥市政府统一对外发布。

用开车的技术来捯饬飞机

那么,这个李某某到底是什么人呢?他的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据了解,大康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金500万元,主要经营机械施工、土方工程等项目,有进口大挖机16台,推土机10台,小挖机6台,拥有渣土车120辆。有知情人表示,大康在土方行业实力很雄厚,曾承接多项大型企业的土方工程,在行业内都是佼佼者。

因此,在单位同事的眼中,李某某“钱多、胆大”。是狂热的飞行爱好者,“一开始喜欢航模,光航模买了三四个,都是那种非常好的,花费最起码五六十万元。”

2014年上半年,李某某便开始计划着想买一架飞机,但因为国内这种小型飞机很难购买,他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来寻觅合适的直升机。但这台失事的直升机到底啥时候买的,却很少有人知道。

据知情人介绍,李某某并没有经过系统飞行培训,“据我所知,他没有学过开飞机,他只会开车,就用开车的技术来捯饬飞机。”

据记者调查,民航部门已经确认李某某属于“黑飞”。

公司将会对遇难者弥补损失

事发后,记者在打捞现场见到了前来处理相关事宜的公司方代表,但对方不愿接受采访。

据了解,遇难者名叫王京城,老家在舒城。3月21日是王京城27岁生日,然而因为这次坠机事件,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26岁。王京城是家中独子,去年跟青梅竹马的女友领了结婚证,原本准备今年劳动节搬家,国庆节办婚礼,如今这一切都已成空。

在与受害者遗孀交流中,公司方一名负责人表示,出了这事,公司上下都很悲痛,公司方会尽力做应该做的事情,以弥补王京城一家的损失,并一再重申,李某某对王京城非常看重,事发后他亦十分悲痛,会妥善解决此事。

“亲戚和家人从老家舒城赶了过来,几十个人就一直住在宾馆。”王京城的叔叔说,因太过担心,其母亲已心力交瘁,“今天本人都来不了,父亲来了。”

昨日记者也联系了合肥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目前获救的李某某尚未出院,警方尚未对其进行问讯。接下来,对其行为如何定性,是否构成违法犯罪?飞行俱乐部是否会受处罚?均还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之中。

黑飞

省内至少发生过2次黑飞事故

据记者查询得知,直升机低空飞行活动必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通用航空飞行管制调理》等法规,并向飞行管制部门提出申请,经批准后方可实施。这种监管称为:“离地三尺,都要报备。”

目前,个人飞行报备暂一律不予审批。故而,在部分“飞行发烧友”中,“黑飞”行为不时出现,给自身和他人安全带来了隐患。

截至2015年,安徽至少已发生过2次因“黑飞”而导致的事故。但到目前为止,安徽省暂未查处过一例。随着我国各类小型航空器市场的快速兴起,面对“黑飞”——堵还是疏,这是一个问题。

合肥还没有私人飞机通过审批

“严格意义上说,通过审批拿到航证的私人飞机,目前在合肥一架都没有。”据安徽某通用航空公司负责人介绍,不仅仅在合肥,全国其他地方黑飞都已经很猖獗了。

由于审批程序的繁琐,使得这些私人飞机“顶风黑飞”。多位业内人士透露,私人飞机购买有严格的审批程序,首先要去民航局申请,获得相关批文后,再拿批文从海关进口,并在飞机送到后前往民航局办理航证、电台证、国籍证等相关手续。

民航安徽监管表示,飞机买回来,要起飞还要涉及多方面的报批、备案等程序,由于程序复杂, 大多数私人飞机并不按照规章办事。

此外,目前类似于事故中的直升机高度都比较低,有的甚至不到百米,高空部门的雷达往往监控不到。

省内只有两架飞机登记在册

记者从安徽民航局了解到,出事的直升机属于通用航空范畴。该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通用航空要上天飞行,必须要带三个证件飞行的适航证、飞机的国籍登记证和无线电台执照。对于飞行驾驶员也有一定的要求,必须取得驾驶执照和现行有效的体检合格证。此外,飞行计划也一定要经过审批。

为了保障飞行安全,通用航空器还要经过有关部门的定期检查,“检查有年检,还有几十个小时的一个定检,由民航的实航部门负责检查”。

记者从民航局了解到,目前我省民航局实际登记在册的商用航空器还很少,“商业运行的,就是说对外可以取得报酬,可以对外营业的直升机,目前我们在册的只有两架。”而3月20日发生事故的这架直升机并不在登记之内。如果,市民有发现私飞的现象,可以向民航举报,举报电话63775099。